产品中心
  • 光谷武术协会

肠道白细胞是盟友还是帮凶?定论来了!

迄今为止,科学家们争论不休的一个话题是:结直肠肿瘤中充斥着大量的白细胞,但这些细胞到底是有助于还是阻碍了癌症的发展。先前有一些研究表明,白细胞可以有效地抑制肿瘤生长并对抗结直肠癌,但同样又有充分的证据表明,白细胞是恶性肿瘤的同谋——增强肿瘤并帮助其扩散。

现在,新的研究确定了这些肠道白细胞,即γδ T细胞,在结直肠癌中的作用。研究证明,γδ T细胞是一把双刃剑:它能抑制早期肿瘤,但随着疾病的发展,它会产生生化变化,转换方向,增强肿瘤。研究结果于7月14日发表在《Science》杂志上,进一步阐明了γδ T细胞在肿瘤生长中的作用,并可能为结直肠癌治疗开辟新的途径。

洛克菲勒大学Daniel Mucida实验室的助理研究员Bernardo Reis说:“肠道中的γδ T细胞会阻止肿瘤的形成。一旦肿瘤形成,肠道γδ T细胞群便发生变化,它们进入肿瘤,促进肿瘤生长。”

https://www.science.org/doi/pdf/10.1126/science.abj8695

T细胞受体的改变

01

肠道黏膜可能是人体最脆弱的入口。这个繁忙的消化区只有一层上皮细胞,而它必须在有限的工作空间内吸收有用的物质,如营养物质,且负责排斥有害的物质,如食源性病原体。γδ T细胞负责监测上皮细胞,以保持肠道黏膜的完整性,防止病原体入侵身体的其他部分。

Reis开始调查关于这些细胞是有助于肿瘤生长还是阻碍肠道肿瘤生长的相互矛盾的说法。但就像生物学中经常出现的情况一样,这个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

Reis说:“有数据显示γδ T细胞具有保护作用,但一些文献也表明它们促进肿瘤生长,我们想要了解这些γδ T细胞到底在肠道中做了什么。”

Reis和同事设计了大肠癌小鼠模型,它们分别从早期肿瘤和晚期肿瘤小鼠的肠道中提取γδ T细胞。在比较这两种本应一模一样的细胞时,研究人员惊讶地发现它们之间存在巨大的分子差异。例如,两类γδ T细胞拥有不同的T细胞受体。此外,已进入肿瘤的γδ T细胞会产生一种叫做IL-17的细胞因子,这种细胞因子通常促进炎症反应以应对感染。然而,在肿瘤微环境中,IL-17却促进了疾病的发展:IL-17刺激肿瘤生长,并招募其他细胞帮助隐藏肿瘤,使其不被免疫系统里的其他伙伴发现。“γδ T细胞已经完全变了。”Reis说。

为了证实他们的发现,该团队随后使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选择性地从白细胞中移除T细胞受体,将细胞从抗肿瘤变为促肿瘤,再反之,将促肿瘤的细胞变为抗肿瘤。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分别成功地增加了小鼠模型中肿瘤的数量、缩小了肿瘤的尺寸。Reis说:“当我们耗尽了最初的γδT细胞时,小鼠变得更加虚弱,而耗尽侵袭肿瘤的γδ T细胞时,肿瘤缩小了。”

人类癌症的曙光

02

Reis和同事在人类结直肠肿瘤及其周围环境中发现了γδ T细胞的类似活性。Reis表示,这看起来就像是这两个种群之间的战斗,普通T细胞试图抑制肿瘤,而肿瘤内部T细胞则促进肿瘤生长。

在短期内,Mucida实验室将专注于攻克是什么导致了γδ T细胞从我们肠道的盟友变成了破坏者。未来的研究将会更深入:我们是否有可能通过调节正常的γδ T细胞来抑制肿瘤,并防止它们的促癌改变。Reis还对探索系统操纵γδ T细胞进入肿瘤的方法感兴趣。

他说:“也许有一天,我们可能会将γδ T细胞装入特洛伊木马内,让这些木马在肿瘤微环境中充当抗癌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