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zyf

JAMA Neurol:不可思议!死于痴呆症的患者人数或是此前认为的近三倍!

2020年9月14日 讯 /生物谷BIOON/ –日前,来自波士顿大学医学院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痴呆症或许是引发美国死亡人数比官方记录多近三倍背后的潜在原因,相关研究结果刊登在了国际杂志JAMA Neurology上。

图片来源:CC0 Public Domain

研究者推测,大约13.6%的人群的死亡归咎于痴呆症,而这超过了5.0%的人群死亡证明的2.7倍,这就提示,痴呆症或许是引发人群死亡的潜在原因,理解人们的死因对于设定优先级并分配资源至关重要。研究者Andrew Stokes博士说道,以痴呆症为例,要准确获得死亡人数似乎对我们而言非常有挑战,这其中包括缺乏对初级保健体系中人群痴呆症的常规检测,本文研究结果表明,痴呆症的死亡负担或许要比人们认识的高,这就突出了扩大痴呆症预防和护理的重要性。

研究者发现,被低估的人数或许因种族而异,而死于痴呆症的黑人老年人的数量是政府记录的7.1倍,死于痴呆症的西班牙后裔人群的数量是政府记录的4.1倍,死于痴呆症的白人老年人群的数量是政府记录的2.3倍,与痴呆症相关的死亡在男性中也比在女性中少报告了很多,而对于没有受过高中教育的人群而言或许更多;此前研究结果表明,痴呆症在黑人男性成年人中非常常见(受教育水平较低)。

除了低估痴呆症的死亡人数外,官方数据似乎也低估了与痴呆症死亡率相关的种族和民族差异,研究者表示,目前迫切需要重新调整资源来解决黑人和西班牙裔人群中不同比例的痴呆症负担。研究者对来自健康与退休研究(HRS,Health and Retirement Study)中具有全国代表性的7342名老年人的数据进行分析,HRS计划收集了自个体搬进养老院开始时的数据,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利用2000年就已经进入研究队列(直至追踪至2009年)的2000名成年人的数据进行研究,当调整了多种变量后分析了人群中痴呆症与其死亡之间的关联,这些变量包括、性别、年龄、种族、教育水平、美国所处的区域和医学诊断等。

最后研究者表示,本文研究结果表明,痴呆症或许能代表美国老年人群死亡的重要因素,而且痴呆症患者的数量要比常规死亡记录所报告的数字多很多。后期研究者还会继续深入探究其中的原因和机制。(生物谷Bioon.com)

npj Precis Oncol:蜜蜂毒素可用于杀伤恶性乳腺癌细胞

2020年9月1日讯/生物谷BIOON/— 根据最近发表在《Precision Oncology》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哈里·珀金斯医学研究所和西澳大利亚大学的Ciara Duffy博士使用来自珀斯西澳大利亚州,爱尔兰和英格兰的312株蜜蜂和大黄蜂的毒液,测试了毒液对乳腺癌临床亚型的影响。结果表明,蜜蜂毒液能够有效杀伤三阴性乳腺癌和高表达HER2的乳腺癌细胞。

Duffy博士说,这项研究的目的是研究蜜蜂毒液和一种蜂毒素成分对不同类型乳腺癌细胞的抗癌特性。 “我们在蜜蜂毒液中测试了一种极小的带正电的肽,称为蜂毒肽,我们可以合成该肽,并发现合成产物能够有效重现蜜蜂毒液的大部分抗癌作用。”

(图片来源:Www.pixabay.com)


“我们发现蜜蜂毒液和蜂毒肽均显著地,选择性地迅速地降低了三阴性乳腺癌和富含HER2的乳腺癌细胞的活力。特定浓度的蜜蜂毒液可以诱导100%的癌细胞死亡,而对正常细胞的影响却很小。此外,我们发现蜂毒肽可以在60分钟内完全破坏癌细胞膜。”


蜜蜂毒液中的蜂毒素也有另一个显著的效果。在20分钟内,蜂毒肽能够减少癌细胞生长和细胞分裂所必需的化学信号。

“蜂毒肽通过抑制三阴性乳腺癌中通常过表达的受体(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的活化来调节乳腺癌细胞中的信号传导,并抑制富含HER2的乳腺癌中过表达的HER2的活化。重要的是,这项研究表明蜂毒肽如何干扰乳腺癌细胞内的信号通路以减少细胞复制。它提供了一个绝佳的例子,说明天然化合物可用于治疗人类疾病。”(生物谷 Bioon.com)

治疗特定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德国默克MET抑制剂获FDA优先审评

德国默克(Merck KGaA)旗下EMD Serono宣布,美国FDA已接受口服MET抑制剂tepotinib的新药申请(NDA),并授予其优先审评资格。适应症为治疗存在MET外显子14(METex14)跳跃突变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成人患者。这一申请目前正在FDA的实时肿瘤学审评(RTOR)试点项目下接受审评,该项目旨在创建更高效的审评程序,尽早为患者带来安全有效的疗法。
肺癌是全球最常见的癌症类型,也是癌症相关死亡的主要原因。每年全球有190万例肺癌死亡病例。NSCLC占肺癌患者总数的85%左右。MET信号通路的改变,包括MET外显子14(METex14)跳跃改变和MET扩增,在3%至5%的NSCLC病例中发生。
Tepotinib是一种口服MET抑制剂,旨在抑制MET基因变异引起的致癌MET受体信号。它曾经获得美国FDA授予的突破性疗法认定。今年3月,它被日本厚生劳动省(MHLW)批准治疗METex14跳跃的不可切除、晚期或复发性NSCLC患者。这也是首款MET抑制剂在全球范围内获得监管批准。
该申请是基于关键性2期临床试验VISION的结果。试验结果表明,包括脑转移患者和通过液体活检(LBx)和组织活检(TBx)评估的患者在内,不同治疗线的缓解率和持久抗肿瘤活性一致。来自VISION研究初步分析的数据于2020年5月29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并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ASCO20虚拟科学计划中公布。经独立评审委员会(IRC)评估的患者总缓解率(ORR)为46%,患者的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11.1个月。 (生物谷Bioon.com)

5合1脑膜炎疫苗!葛兰素史克MenABCWY III期临床项目对首例受试者进行了疫苗接种!

2020年08月20日讯 /生物谷BIOON/ –葛兰素史克(GSK)近日宣布,其在研5合1脑膜炎疫苗(MenABCWY)III期临床项目已对首例受试者进行了疫苗接种,该项目的目的是将MenABCWY与该公司已上市的2款脑膜炎球菌疫苗Bexsero和Menveo进行比较。
III期试验中首例受试者的MenABCWY首次免疫接种,标志着GSK在脑膜炎疫苗研发方面领导地位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自2010年和2013年首次获得批准以来,GSK已分发了超过5800万剂Menveo(A、C、Y、W-135血清群脑膜炎球菌疫苗)和5200多万剂Bexsero(B群脑膜炎球菌疫苗)。
GSK高级副总裁兼疫苗研发负责人Emmanuel Hanon表示:“5合1候选疫苗MenABCWY进入后期临床阶段,标志着我们在全世界减少脑膜炎球菌病的目标迈出的重要一步。这种候选疫苗建立在Bexsero和Menveo的传统基础上,我们要感谢全世界所有希望研究取得成功结果的科研人员、医疗合作伙伴、倡导者和家庭。”
该项目首个III期研究(NCT04502693)将在美国、欧洲、土耳其、澳大利亚招募3650例10-25岁的受试者,目的是评估MenABCWY与市面上2款脑膜炎球菌疫苗Bexsero和Menveo在青少年和年轻成人中的安全性、耐受性和免疫原性。
如果GSK的5合1脑膜炎疫苗MenABCWY在这项III期临床试验中获得成功,将能够以更少的注射免疫次数帮助保护青少年和年轻人免受侵袭性脑膜炎球菌病(IMD)。五种脑膜炎血清群(A、C、W、Y、B)几乎导致了所有的IMD病例,但目前还没有5合1联合疫苗可用。
研究的调查员之一、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诊断研究小组临床研究主任Charles P.Andrews表示:“目前美国FDA批准的脑膜炎疫苗可帮助保护那些在青春期完成4针免疫方案的年轻人,但不幸的是,只有一小部分人完成了4针免疫。5合1脑膜炎疫苗MenABCWY有潜力减少注射次数,从而提高免疫完成率。”
侵袭性脑膜炎球菌病(图片来源:gskpro.com)
在美国,MenACWY疫苗免疫建议是对11-12岁青少年在16岁时注射加强免疫针,但2018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只有50.8%的年长青少年接受了加强针。MenB疫苗在16-23岁(首选16-18岁)的青少年中进行免疫接种,基于医疗提供者和父母之间的“共同临床决策”,但17岁青少年中至少一针MenB免疫的MenB覆盖率仅为17.2%。从2011-2019年3月,MenB对美国大学脑膜炎球菌病爆发负有100%的责任,高危人群约为25.3万名学生,涉及13个校区、50例病例、2例死亡。
GSK疫苗公司副总裁兼临床研发和医疗事务总监Barbara Howe博士表示:“我们很高兴能在5合1疫苗MenABCWY的研发中达到这一重要里程碑,它提供了采用一款产品来帮助预防所有5种疫苗可预防血清群的可能性。这可以减少需要2种不同类型疫苗的复杂性和潜在的混淆,同时免疫注射次数更少。”(生物谷Bioon.com)

Nature:让新冠病毒刺突蛋白保持在融合前构象设计出新型mRNA疫苗

2020年8月6日讯/生物谷BIOON/—在一项新的研究中,美国第一个进入人体试验的SARS-CoV-2实验性mRNA疫苗在一种经过精心改造的刺突蛋白的帮助下,已被证实能引起中和抗体和有益的T细胞反应。相关研究结果于2020年8月5日在线发表在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SARS-CoV-2 mRNA vaccine design enabled by prototype pathogen preparedness”。这种称为mRNA-1273的疫苗是由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和生物技术公司Moderna合作开发的。

这项关于这种近期进入III期人体临床试验的Moderna-NIH疫苗的最新研究描述了在小鼠体内的临床前研究结果和由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一个研究团队对这种刺突蛋白进行的重要基因改造。这项研究的主要作者为NIH下属的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疫苗研究中心的Barney Graham和Kizzmekia Corbett以及Moderna公司的Andrea Carfi 。

图片来源: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Public Policy。


这篇论文的一部分描述了让SARS-CoV-2与宿主细胞融合并感染它的刺突蛋白保持稳定。早期对冠状病毒的研究对于从病毒基因组测序到人体疫苗测试的最快进展至关重要,这只需要66天。

论文共同作者、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分子生物科学副教授Jason McLellan说,“有几件事是快速开发疫苗的关键,包括了解刺突蛋白的精确原子水平结构和如何让它保持稳定。尽管这一切发生得很快,但由于多年的早期研究,这种疫苗开发是可能的。”

NIAID团队和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McLellan实验室成员今年早些时候宣布,他们在收到基因序列后的几周内就确定了稳定化的SARS-CoV-2刺突蛋白的分子结构,并在Science期刊上发表了这种刺突蛋白的结构(Science, 2020, doi:10.1126/science.abb2507,参见生物谷新闻报道:深度解析为何新型冠状病毒更易于在人间传播扩散 病毒S蛋白与宿主细胞受体ACE2的亲和力竟是SARS的10-20倍!http://www.bioon.com/article/6759265.html)。NIAID和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Moderna公司致力于开发一种信使RNA(mRNA)疫苗。据NIH的介绍,这种疫苗可以引导人体细胞表达处于融合前构象下的刺突蛋白,以引起免疫反应。这篇新的论文描述了这种疫苗阻断SARS-CoV-2感染扩散到小鼠的气管中,产生中和抗体并且促使称为记忆T细胞的免疫细胞做出反应。

这种稳定化的刺突蛋白称为S-2P蛋白,其他几种目前正在人体临床试验的冠状病毒疫苗也使用了稳定化的刺突蛋白。

SARS-CoV-2刺突蛋白是一种可改变形状的蛋白,在与宿主细胞融合前后改变它的结构。当这种刺突蛋白处于融合前的形状时,免疫系统的反应最好,所以McLellan的团队在两个关键的地方对这种蛋白进行了重新设计,使之锁定在这种形状上。

McLellan实验室博士后研究员Nianshuang Wang早在2017年就发现了让MERS-CoV的可改变形状的刺突蛋白保持稳定所必需的基因突变(PNAS, 2017, doi:10.1073/pnas.1707304114),该团队发现同样的策略在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上也有效。这些研究人员利用对编码这种蛋白的基因序列进行较小的基因修饰,基本上使得这种蛋白分子中的弹簧加载部分变得更加坚硬,防止它重新排列。

这些研究人员没有经历痛苦的试错过程,而是在收到SARS-CoV-2病毒基因组后约一天内就设计出了必要的基因突变。McLellan实验室确定了刺突蛋白的原子级结构,研究生Daniel Wrapp收获并纯化了这种稳定化的刺突蛋白:S-2P。不久之后,NIAID的Corbett和Graham验证了S-2P蛋白在小鼠体内产生了强效抗体。(生物谷 Bioon.com)

Nat Metab: 新研究有助于治疗I型糖尿病

2020年7月29日讯/生物谷BIOON/—当人自身的免疫系统破坏胰腺中产生胰岛素的β细胞时,就会导致1型糖尿病的发生。近年来,科学家们已经学会了如何生长大量的替代β细胞,但研究人员仍在尝试许多方法来保护这些细胞免受免疫攻击。近日,Joslin糖尿病中心的研究人员现在发现了一种新的方法,最终可能有助于保护这种移植的β细胞或减缓疾病的发作。
哈佛医学院医学院副教授Stephan Kissler说,对小鼠模型和人体细胞的研究表明,靶向一种叫做“肾酶(renalase)”的蛋白质可以通过增强β细胞抵抗力来保护自身抵抗免疫系统攻击。
(图片来源:Www.pixabay.com)
相关结果发表在最近的《Nature Metabolism》杂志上。
首先,作者使用一种基于CRISPR基因编辑方法的筛选技术,并使用来自“非肥胖糖尿病”(NOD)小鼠的β细胞系用于模拟1型糖尿病。 “基因组CRISPR筛选是发现新靶标的有力工具,我们希望它能帮助我们找到保护β细胞的任何突变,”共同作者 Yi说。
通过对存活的β细胞进行CRISPR筛选,作者得到了十几个感兴趣的基因。最引人注目的是肾酶基因,以前的研究表明它与1型糖尿病有关。
接下来,研究人员创建了NOD小鼠β细胞,其中一些 “敲除”了肾酶基因。他们将这些细胞移植到患有自身免疫性糖尿病的NOD小鼠身上。结果表明,野生型β细胞移植后最终死亡,但肾酶基因敲除的细胞最终存活下来。
然后,研究人员开始寻找缺乏肾酶基因的细胞是否导致胰腺T细胞反应减弱。科学家发现, T细胞攻击这些基因敲除细胞的可能性要小于攻击正常β细胞的可能性。进一步,作者发现该基因的突变能够预防细胞出现内质网应激反应,这也许是降低自体免疫反应的关键.(生物谷 Bioon.com)

如何防止冠状病毒入侵宿主细胞?

2020年7月22日讯 /生物谷BIOON /——如何防止新型冠状病毒进入宿主细胞以阻止感染?一组生物医学科学家发现了一种解决方法。
由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医学院的Maurizio Pellecchia领导的科学家们在Molecules杂志上报告说,位于宿主细胞表面负责处理病毒入侵的两种蛋白酶–分解蛋白质的酶–可以被抑制。这种蛋白酶抑制可以防止SARS-CoV2,即导致COVID-19的冠状病毒侵入宿主细胞。
刺突糖蛋白
冠状病毒的外表面含有一种重要的蛋白质,称为刺突糖蛋白或S-糖蛋白。S-糖蛋白负责赋予冠状病毒典型的树冠形状,对于病毒颗粒进入宿主细胞至关重要。然而,宿主细胞蛋白酶必须首先处理或切断这种病毒表面蛋白,让病毒进入细胞。
图片来源:Molecules
Pellecchia的实验室和其他研究人员已经认识到,除了之前发现的一种名为TMPRSS2的蛋白酶外,新的SARS-CoV2冠状病毒还可以通过另一种名为弗林蛋白酶的人类蛋白酶进行处理,以进入病毒体内。
“利用宿主蛋白酶弗林蛋白酶进行处理,是病毒融合蛋白和某些细菌毒素进入细胞的一种常见机制,”领导该研究小组的生物医学教授Pellecchia说。SARS-CoV2也使用这种机制。其S-糖蛋白的’蛋白水解裂解’特性可以决定该病毒是否可以跨物种传播,例如从蝙蝠或骆驼传播到人类。”
融合蛋白结合了不止一种蛋白质的属性。蛋白水解是指蛋白质中氨基酸之间的肽键断裂的过程,从而导致蛋白质的切割。
冠状病毒S-糖蛋白包含人类宿主蛋白酶处理的三个裂解位点。这些裂解位点的确切性质和序列,以及它们各自的处理蛋白酶,可以决定病毒的致病性水平和是否能够跨物种。
Pellecchia解释说,与SARS-CoV2类似的炭疽毒素需要经过人类的弗林蛋白酶处理,才能感染巨噬细胞(一种白细胞)。他的团队以炭疽毒素为模型系统,在细胞和动物模型中发现了一种TMPRSS2和弗林蛋白酶的抑制剂,可以有效地抑制毒素进入细胞。
最近,一项针对COVID-19患者的临床试验开始使用TMPRSS2抑制剂卡莫司他。
“然而,我们发现卡莫司他是一种很差的弗林蛋白酶抑制剂,”Pellecchia说。”因此,我们目前的研究呼吁开发更多的蛋白酶抑制剂或抑制剂鸡尾酒,可以同时针对TMPRSS2和弗林蛋白酶,抑制SARS-CoV2进入宿主细胞。”
Pellecchia补充说,到目前为止,SARS-CoV2中出现的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一直与致病性的增强有关。但在细胞实验室研究中,弗林蛋白酶的基因消除未能阻止病毒进入,这表明TMPRSS2仍然是最相关的蛋白酶。
图片来源:Molecules
然而,利用SARS-CoV2 S-糖蛋白的肽序列,他的团队现在已经证明了这种冠状病毒毒株的新突变导致了弗林蛋白酶和TMPRSS2对病毒入侵的处理过程变得更高效、更快速。
“换句话说,SARS-CoV2不同于其他致病性较低的菌株,它可以更有效地利用蛋白酶TMPRSS2和弗林蛋白酶启动宿主细胞的入侵,”Pellecchia说。”虽然TMPRSS2在肺中更为丰富,但弗林蛋白酶在其他器官中也有表达,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SARS-CoV2能够入侵和破坏多个器官。”
Pellecchia的实验室已经鉴定出了强力且有效的弗林蛋白酶临床前抑制剂,并证明这些抑制剂可以作为潜在的COVID-19治疗药物开发,可能与TMPRSS2抑制剂卡莫司他等药物联合使用。
寻求资金
Pellecchia说:”我们正在寻求额外的资金来设计和开发同时针对TMPRSS2和弗林蛋白酶的双重抑制剂。这笔资金将使我们能够探索对抗COVID-19的新的可能的有效疗法,并支持研究,这些研究可能具有深远的应用,以避免未来可能由其他病毒毒株的类似激活突变导致的大流行。” (生物谷Bioon.com)

Cancer Cell:通过靶向作用白血病干细胞或有望根治预后较差的白血病

2020年7月15日 讯 /生物谷BIOON/ –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Cancer Cell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澳大利亚儿童癌症研究所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了一种新型改进型的方法来治疗急性髓性白血病(AML, acute myeloid leukaemia)。

图片来源:CC0 Public Domain

与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LL,一种最常见的儿童癌症)不同的是,急性髓性白血病非常难以治疗,其通常会对标准疗法产生一定的耐药性,长期以来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白血病干细胞,因为他们认为白血病干细胞是诱发白血病出现耐药性的根本原因,同时他们还发现了一种靶向作用这些白血病干细胞的方法或能作为一种新型的治疗性手段。

干细胞是一种特殊的细胞,其不仅能够产生不同类型的细胞,还能通过自我更新的方式无限复制,如果血液中的干细胞发生癌变的话,其就会失控地增殖,最终诱发白血病,如果白血病干细胞在儿童体内持续存在的话,儿童就会存在白血病复发的风险。研究者Jenny Wang表示,白血病干细胞拥有自身的保护性机制,其能促进白血病干细胞对抗癌药物产生耐药性,当进行化疗治疗后,如果仅残留下一个白血病干细胞,其也能够再生并且诱发患者疾病复发。

研究者所开发的新方法能通过干扰白血病干细胞自我更新的能力来发挥作用,尤其是,其能利用抗-RSPO3抗体疗法干预被认为会驱动白血病干细胞自我更新过程的两种关键分子的相互作用;利用高度专业性的实验室模型(给小鼠植入来自AML患者的癌细胞)进行研究后,研究者发现,这种疗法不仅能够显著抑制机体白血病的水平,还能够有效预防白血病细胞不断生长,更重要的是,其并不会损伤健康干细胞 ,因为AML患儿在治疗后机体需要重建其血液系统。

研究者表示,这种新型的靶向性疗法能够潜在替代集中性的化疗,后者疗法常常会引起患者出现严重的长期副作用,在进行了多项临床前研究后,研究者希望这种新型疗法后期能够尽快进入临床试验中并有效改善AML患儿的治疗;AML非常严重,患者的存活率较低,因此研究者后期还将继续深入研究来开发更有效的治疗性手段。(生物谷Bioon.com)

eLife 病毒利用免疫蛋白来避免抗病毒免疫系统!

2020年7月8日讯 /生物谷BIOON /——根据近日发表在Elife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通过发现丙型肝炎病毒逃避免疫系统的诡计,科学家发现了一种新的抗病毒防御系统,可以用于治疗许多病毒感染。
病毒有许多策略来避免免疫系统的防御。它们通常通过劫持免疫系统自身的蛋白质来达到这一目的。一种经常被HIV、丙型肝炎和SARS冠状病毒等病毒攻击的免疫蛋白被称为亲环素A (CypA)。了解CypA是如何被病毒利用的,可以帮助科学家开发出对抗所有这些病毒的药物,包括导致COVID-19大流行的SARS-CoV-2病毒。
图片来源:Center for the Study of Hepatitis C, The Rockefeller University
加拿大皇后大学生物医学和分子科学助理教授Che Colpitts是该研究的主要作者,他解释说:”以前,临床试验表明,阻断CypA可以降低丙型肝炎病毒复制和增强免疫反应的能力。我们开始了解CypA是如何帮助丙型肝炎逃避免疫系统的。”
在实验中,研究小组使用了感染了C型肝炎病毒的人肝癌细胞,这些细胞具有或不具有正常的先天免疫系统。先天免疫系统扫描身体以寻找潜在的威胁,如病毒或细菌,并引发反应。科学家们使用一种叫做短发夹RNA的工具来选择性地抑制CypA,并发现这阻止了该病毒仅在具有正常先天免疫系统的肝细胞中复制。他们还表明,CypA抑制剂有助于阻止病毒吸收CypA并阻止其增殖。
已知CypA与一种称为蛋白激酶R (PKR)的免疫蛋白结合,影响其检测病毒的能力。因此,研究小组使用一种名为CRISPR/Cas9的基因编辑工具,在具有先天免疫系统的人类肝细胞中切除了PKR的基因。在没有PKR的细胞中,亲环蛋白抑制剂阻止病毒繁殖的能力较弱。这是因为识别病毒和触发抗病毒防御的PKR不存在。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分子病毒学教授Greg Towers说:”这些发现揭示了一种抑制病毒生长的新的抗病毒防御机制。这为开发以CypA为靶点的抗病毒药物打开了大门,这些药物可以用来治疗许多目前无法治愈的病毒。(生物谷Bioon.com)

Viruses:灭活SARS-CoV-2的新方法!助力新冠肺炎安全研究!

2020年6月18日讯 /生物谷BIOON /——乔治亚州立大学生物医学研究所的病毒学家已经确定了有关如何对导致COVID-19的SARS-CoV-2病毒进行研究的详细方法,包括有效灭活病毒以便对感染细胞进行安全研究的程序。
发表在《病毒》(Viruses)杂志上的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同行评议论文为该领域研究提供了资源。
“重要的是,我们的研究定义了完全灭活病毒的特定方法,可以使病毒不在具有传染性,同时兼容进一步的科学分析。”生物医学科学研究所教授、微生物发病中心主任Christopher Basler博士说道。
图片来源:NIAID
“这使得研究人员可以研究病毒的蛋白质和基因,以及受感染的宿主在高隔离环境之外如何应对感染。确认这类分析可以安全进行,没有感染风险,将提高新冠病毒和COVID-19的发现率。”
当COVID-19在人类身上出现时,Basler实验室研究新出现病原体的病毒学家希望为了解SARS-CoV-2和开发针对该病毒的医学对策做出贡献。由于这种新病原体会导致严重疾病,而且没有明确的治疗方法,因此需要3级生物安全(BSL3)设施。由于人们对病毒知之甚少,所以处理病毒时必须格外小心。
为了确保研究人员和公众的安全,Basler和他的团队依靠生物安全专家来监督佐治亚州立大学的高安全壳核心。专家们制定了一项计划,确定了在亚特兰大大学校园进行这项工作的最佳BSL3设施,对研究人员进行了严格的培训(他们已经有了高防护工作的经验),并实施了一些程序,以确保对SARS-CoV-2进行安全和有效的工作。(生物谷Bioon.com)